文章分享‎ > ‎

「一中框架 一中架構」的探討[議員獨家報導投稿,刊載於獨家報導1133期]

張貼者:2013年7月17日 上午1:03Tzu Ying Wu   [ 已更新 2014年4月1日 下午11:57 ]




    繼今(2013)年3月25日我在獨家報導雜誌撰寫了一篇「支持『一中三憲 兩岸統合 兩岸三席』來團結台灣同胞化解藍綠統獨惡鬥」為題的文章(刋登在2013年4~5月的獨家報導雜誌),做為呼應1920年代福爾摩沙第一黨---台灣民眾黨創黨人蔣渭水當年所引用的口號: 「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的具體建議與做法。文中從台灣執政的中國國民黨「一中黨章」、「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談到台灣最大在野黨台灣民主進步黨的「台獨黨綱」及1999年5月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再談到我們台灣中華民國的「一中憲法」,繼而談到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中憲法」及其「一黨(中國共產黨)憲法」,最後提出參照聯合報前總主筆黃年所著〝兩岸大架構  大屋頂下的中國〞(天下出版,2013年2月) ,並具體支持台灣大學政治系張亞中教授(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所提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之主張,搭配筆者自1993年以來一直主張的「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做為台灣同胞團結的目標(也可做為大陸對岸的共同目標) ,來呼籲藍綠不要再惡鬥,俾集台灣全民之力開展台灣全球競爭力,以建立台灣永遠不墜的政經地位及樹立台灣做為全球華人的民主堡壘。至於何謂「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何謂「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寫明容本期再續述。

    這期專文所以遲遲未動筆,乃由於今年中國大陸在十八大以後習近平接任大陸中共中央總書記及國家主席後在北京連(戰)習(近平)會後的一連串發展至今,包含2013年6月美國加州陽光莊園的習(近平)歐(巴馬)會及隨後6月13日的吳(伯雄) 習(近平) 北京會,兩岸發展可謂目不暇給,非常精彩,至今總算初步告一段落。

    而這一切的發展正是朝著筆者以上所響應倡導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及「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之路邁進。海峽兩岸的發展應該會有如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在今(2013) 年1月其所著新書〝未知的海峽〞指出,「如果美國繼續信守目前的對台政策,會促使中方以『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解決兩岸爭議」。

    首先便是習歐二人在美國加州時間今(2013) 年6月7日晚間及8日上午共計八小時的會談中,依照會後記者會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在提到台灣議題時表示,習近平向歐巴馬重申,美方應恪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堅持一中政策和停止售台武器等;但美國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羅兹(Ben Rhodes) 指出,歐巴馬在會中明確回應習近平,美方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繼續維持一個中國政策,而在台灣關係法之下,美方清楚了解對台承諾,包括提供台灣防衛需求。這就回應了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指出「如果美國繼續信守目前的對台政策」,「會促使中方以『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解決兩岸爭議」。

    至於什麽是卜睿哲所指:中方「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解決兩岸爭議?那就是依新華社報導在6月13日吳習會上習近平表示:「大陸和台灣雖然尚未統一,但同屬一個中國,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國共兩黨理應堅持一個中國立場,共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增進互信,核心就是要在鞏固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這一原則問題上,形成更為清晰的共同認知和一致立場」裡中國大陸國家領導人首先由「一個中國」轉變為「一個中國框架」的巨大改變。而吳伯雄代表國民黨回應大陸「一中框架」,首度在馬英九總統授權下提出「一中架構」,亦即是「一個中國架構」;但吳伯雄在會後記者會上說,他在回應時,亦當面明白告訴習近平總書記:「馬英九主席同時是中華民國總統,有責任要忠於中華民國憲法」。

    這一來一往的互動不只是大陸的巨變,就國民黨而言也是給了北京定心丸。從模糊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到「一中架構」,這步伐國民黨亦邁得不可謂不大。顯然,要推動兩岸關係往前,北京已不再滿足於「九二共識」,馬政府必須對「一個中國原則」有更明確和清晰的表達,北京才會感到放心。吳習會後吳伯雄曾轉述,習近平表示,經此會談他對馬英九有更深的了解,習近平這句話正是吳習會的重中之重(以上參聯合報2013.6.15 A2版) 。從「九二共識」到「一中架構」,馬政府也等於是善意回應中國大陸「一個中國」到「一中框架」的改變。

    但很遺憾的正在美國訪問的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依聯合報2013.6.15報導却批「一中架構」,指民進黨絕不願意被鎖在「一個中國」框架中;而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依聯合報同一報導指出:馬英九向北京表述「一中架構」---等於接受北京「一中原則」,也等於承認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原則」,沒有「一中各表」(另參自由時報2013.6.15 A2版,蔡:一中架構  嚴重傷害國家主權)。又參自由時報2013.6.15頭版頭條指「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吳習會私相授受  馬違法違憲」。

    但在2013.6.15台灣民主基金會辦理的「台灣民主發展回顧與展望圓桌論壇」時,前行政院長謝長廷就吳伯雄回應習近平提出「一中框架」而提出的「一中架構」表示,吳伯雄在此同時提「一國兩區」難說違憲,他主張「兩岸兩憲」都是合法憲法,要採「一中框架」、「中華框架」、「一華框架」等等說法,都可討論(參2013.6.16聯合報) 。

    又參聯合報2013.6.14報導: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在接受聯合報專訪時却表示,馬英九總統對兩岸政治對話的說法愈來愈有彈性了。許信良於同日發表新書「台灣現在怎麼辦」,他在書中表示「馬總統第二任期開始不久,因為莫名其妙一再公開宣示不作政治接觸、不進行政治對話,讓未來兩岸關係存在極大變數」。但許信良表示馬英九已有轉變,下一步輪到民進黨應跟著調整,因為對大陸而言,若沒有民進黨的支持,兩岸關係也不能走得更遠。相較於吳伯雄的「一中架構」引來綠營一面倒撻伐,許信良在2013.6.14却「獨排眾議」,拋出「大膽一中」概念,直言若一中框架不可避免,台灣就該從中找出自身利基,他甚至建議兩岸可參考歐盟模式成立「中國議會」,藉民主機制發揮台灣優勢。他又說:仿效歐盟模式的一中框架,是對台灣維持現狀獨立最有利的方法,因為二十年前歐盟成立時,無論政府架構、議會制度,都與其他主權國家沒有兩樣。這個新國家(指歐盟) ,不會妨礙德國、法國的主權獨立。他又建議:「兩岸應該效法歐洲議會形式,成立『中國議會』,透過兩岸各自選出議會代表,將民主精神引入中國社會,若台灣代表是民選的,中國大陸的代表能是官派的嗎?」(參中國時報2013.6.15 A4版) 。

    從上述分析,國共從「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到「一中框架,一中架構」;謝長廷從「憲法一中,憲法各表」到「兩岸兩憲」,都有概念性的向前推進,與民進黨中央仍固守不前,勢將會被淘汰有天壤之別。反觀許信良則比馬英九、吳伯雄、習近平及謝長廷更具前膽性提出在「一中框架」或「一中架構」外更進一步提出「大膽一中」的兩岸比照歐洲統合議會(設在德法邊界現為法國的阿爾薩斯省《ALSACE 》首府史特拉斯堡《STRASSBURG》)的「中國議會」。

    而許信良的這個「大膽一中」及「中國議會」的主張便是我在上期獨家報導雜誌所響應及提出「參照聯合報前總主筆黃年所著〝兩岸大架構  大屋頂下的中國〞(天下出版,2013年2月) ,並具體支持台灣大學政治系張亞中教授(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所提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之主張,搭配筆者自1993年以來一直主張的『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做為台灣同胞團結的目標(也可做為大陸對岸的共同目標) ,來呼籲藍綠不要再惡鬥」中所指黃年前聯合報總主筆的〝兩岸大架構  大屋頂下的中國〞及張亞中教授的「兩岸统合」(非统一,是比照歐盟的统合--非统一) 。

    至於謝長廷依兩岸憲法所主張的「兩岸兩憲」固為符合現狀,但較無前膽性,與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同樣是現狀描述沒有前膽性。但如果把許信良的「大膽一中」、「中國議會」主張與謝長廷的「兩岸兩憲」主張演進成張亞中教授的「一中三憲」,則能更具說服力,蓋要完成許信良的「中國議會」主張,不能沒有兩岸的「一中屋頂憲法」,就好比歐盟27國各有各國自己的憲法,但又制定簽署了一個「歐盟憲法條約」,這就是「一中三憲」。而按照制定的順序,第一憲是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前已述及是一中憲法),第二憲是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前已述及是一中及一黨憲法) ,第三憲即是「兩岸一中屋頂憲法」。而吳習會的「一中框架、一中架構」由於沒有接續議題,才會讓民進黨及部分台灣人民有所疑惑。有了「一中三憲」,包含了謝長廷的「兩岸兩憲」,又使許信良的「中國議會」有了成立的法源,相信被兩岸人民及政府接受的可能性大大提昇。

    如果說「一中三憲,兩岸統合」還是沒能完成台灣加入聯合國,而讓台灣人民及民進黨有所疑慮,所以我在上期獨家報導雜誌就提出支持張亞中教授早年以來就提出的「兩岸三席」,至於何謂「兩岸三席」?就是指聯合國有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席,台灣中華民國一席,前所述及的「屋頂中國」一席。我在上期獨家報導雜誌就指出,去年2012年12月「台北會談」大陸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基本上發言表達支持,海協會張銘清副會長亦曾表達支持張亞中教授的主張。而在我今(2013)年3月25日完成「支持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獨家報導雜誌的投稿後,就看到聯合報(2013.3.31 A13版)報導:「陸學者建議  兩岸蘇聯模式入聯」。

    該報導指出,被視為大陸對台鷹派的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長閻學通於2013.3.30在台北指出,兩岸加入聯合國可仿效『蘇聯模式』,聯合國成立當年蘇聯有三個政體加入聯合國」。他進一步指出:「蘇聯當年在聯合國有三個席位,在聯合國的名字叫做『蘇維埃聯邦共和國』,除了蘇聯之外,還有白俄羅斯、烏克蘭這兩個加盟共和國進入聯合國席位,形成『一國三席』」。這也是回應了張亞中教授「兩岸三席」的可能性。2013.4.4聯合報A2版以「兩岸能否仿效蘇聯一國三席」為題做為社論的題目,文章裡寫到:「在大陸,『一國兩席』等提法,過去皆曾出現過,但後來都以封口或否定收場。閻學通是大陸重量級學者,在北京習李體制接任之際,這次談話又進入了過去的『禁區』,或許可視為對岸漸將升高兩岸政治談判的投石問路」。社論寫到:「我們認為,仿效蘇聯『一國三席』的說法,打破了一些條條框框,確實呈現了比較開闊的思考方向」,「一、在聯合國籌立之初,蘇聯為增加入會後的投票實力,主張其十六個『加盟共和國』在聯合國皆有投票權,後來美英等國只接受增加烏克蘭及白俄羅斯兩席,是為『一國三席』的由來。在『一國三席』成立以前,烏克蘭及白俄羅斯已是『蘇維埃聯邦共和國』(蘇聯) 的『加盟國』。二、蘇聯憲法規定,每一『加盟共和國』都有權與外國直接發展關係,簽定協議及互派外交及領事代表,並有建立武裝部隊的權力」,「閻學通的提議仍應視為具有開創性、建設性,值得歡迎與珍惜」,「在大屋頂中國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二者皆是一部分的中國,同屬『一個(大屋頂) 中國』,亦即『兩岸主權相互含蘊並共同合成的一個中國」,「北京說過多次,『從未主張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一個中國』究竟是什麼呢?而如果『從未主張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何不考慮『大屋頂中國』?因為『大屋頂中國即是一個中國』,並非閻學通所指的『兩個中國』。因此,雖可參照『蘇聯模式』,但仍須開創『中國模式』」。我以為吳習會所提出的「一中框架」、「一中架構」應是對這些海峽兩岸民間先行的學者所拋出議題的具體回應。

    我可斷言,「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應該就是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指出「如果美國繼續信守目前的對台政策」,「會促使中方以『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解決兩岸爭議」的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

    而聯合報前總主筆黃年所著〝兩岸大架構  大屋頂下的中國〞及台灣大學政治系張亞中教授所提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之主張,均已提出多年,但一直未被兩岸所接受。雖然2013.6.20及21即將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研所、大陸國台辦與兩岸統合學會(張亞中任理事長) 主辦的「北京會談」將有台灣方面37位學者專家出席,包括藍綠陣營人士;而大陸方面則有四十多位學者專家與會。且許信良也已公開表示他19日將啟程前往北京參加「北京會談」研討會,他將呼籲兩岸參考歐盟模式的「歐洲議會」,成立「中國議會」,以討論兩岸事務。他又提出,正視「一中框架」已不可避免,不管國民黨或民進黨都無法迴避,最好能共同合作、取得共識,主動出擊,提出對台灣最有利的「一中框架」,也就是「中國議會」。但我預估雖會有好的進展,但「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及「中國屋頂議會」在兩岸仍可能激起廣泛討論而致擱淺。我還是加提我自1993年二十年來不斷主張的「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搭配張亞中教授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兩岸三席」、閻學通的「兩岸蘇聯模式(一國三席)入聯」、黃年的「兩岸大架構  大屋頂下的中國」及許信良的「中國議會」主張或有助於創造出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指出「如果美國繼續信守目前的對台政策」,「會促使中方以『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解決兩岸爭議」的更具創意、更有意義的方式。

    至於何謂「打造世界地球國首都--台北,台灣--掌握風中之葉的命運」,容於2013.6.20~21的「北京會談」結束後,我在下期獨家報導雜誌再補敘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