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詢影音‎ > ‎2014年度‎ > ‎

[警政衛生質詢影音]高雄氣爆案 台北市應引以為戒

YouTube 影片


警政衛生部門質詢第16組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103年8月5日

林議員晉章:
    警察局局長、方分局長,接續剛才楊議員所提及,當天院長、署長、局長、分局長去問訊,總共花了多少時間?

黃局長昇勇:
    將近六個多小時。

林議員晉章:
    局長,你在的時間只有6小時?

黃局長昇勇:
    六個多小時。

林議員晉章:
    真的是不可思議!站在偵查不公開,我等下問的問題,你有權不要回答,你認為這次攻占行政院的事件當中,局長、分局長的處置,你們認為有錯嗎?

黃局長昇勇:
    絕對沒有錯。

林議員晉章:
    你當天在法院是不是也這樣說?

黃局長昇勇:
    當然。

林議員晉章:
    分局長,你也是這樣說嗎?

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方分局長仰寧:
    是,依法執行公務沒有錯誤,我們也當庭跟庭上表明依法執行公務。

林議員晉章:
    你認為當時檢察官調查那一方面的事情?如果你可以讓我們知道的話,攻占行政院這麼明顯的事情,依法執行公務加以驅離,結果老百姓提出自訴,可以訊問你們6到8個小時,到底它們在那個時間要調查什麼東西?

黃局長昇勇:
    那個是包括等待的時間。

林議員晉章:
    當然,如果這個時間發生什麼其他的事情,這個事情由誰來負責?在問訊的時候,他到底要調查什麼?

黃局長昇勇:
    跟議員報告,這個不便回答。

林議員晉章:
    所以我剛才提到你可以選擇不回答,我在這裡還是要再強調,對於集遊法,我支持用報備制,明年1月1日以後,緊急事件就可以用報備制,是不是?

黃局長昇勇:
    目前還沒有正式的命令。

林議員晉章:
    對,現在還沒有,明年的1月1日以後,大法官會議解釋已經出來,基本上我個人支持報備制,也就是不要用許可制,但是報備的前提是什麼?我們要給警方絕對的權力,但是必須劃定一個區域和路線給民眾使用,超過區域和路線就要強力執行。

黃局長昇勇:
    可以不同團體,但是不能重複。

林議員晉章:
    但是那一個團體來都一樣,你們必須站在大多數人的立場考慮,這個集會遊行不能影響大多數人的生命財產,還有生活的自由平等安全,你們必須要這樣考慮,然後給你們權限去劃定一個區域,這個區域就是讓被抗議的人可以看到、聽到抗議的聲音,但是他不會受到生命財產安全的影響。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美國這麼民主自由的國家,對於抗議或是遊行,他們警方所採取的態度是什麼?我們從電視畫面上都可以看到,抗議的聲音可以讓被抗議者聽到,但是無法接近被抗議的人,只要超過劃定的界線,強力的警力一定把他驅離,甚至於帶離,不知道局長、分局長,知不知道我要描述的東西,你們支持嗎?

黃局長昇勇:
    這次3月23日就是這個樣子。

林議員晉章:
    我都覺得做得還不夠。

黃局長昇勇:
    我們還有現場逮捕。

林議員晉章:
    我覺得你們還是太鬆散,所以這次行政院長跟你們4個進行了將近8小時的訊問,臺灣的司法真的死了,希望你們堅持,我們還是有很多人在支持你們,謝謝你們,請回座。

方分局長仰寧:
    謝謝議員。

林議員晉章:
    請消防局局長、主任秘書上臺備詢。局長、主任秘書,今天為什麼請2位上臺,對於這次高雄的事件,對於林基澤主任秘書的失蹤,還有很多消防隊員的罹難,以及很多民眾的死亡、受傷,在這裡要表達最深的追悼跟敬意,尤其是你們身先士卒,站在最前面的那種情形,今天很難想像一位主任秘書都走到最前線,主任秘書今天也在這,我要唸一篇今天聯合報的民意論壇,有位高雄退休人士叫程銘寫的,他說「那一夜我以為如果嚴重就會緊急撤離」,坦白說到底這個撤離來不來得及?昨天電視上也有人在討論,如果當時高雄市政府下令撤離,在什麼時間點做撤離才合適?這個也是值得討論。
    他的內容這樣寫,「氣爆至今心情仍未平復,7月31日晚上8點47分左右,程銘跟太太行經凱旋三路與二勝一路口,從二聖路方向正好看見凱旋路平交道的左側噴出白色煙霧,約有150公分高,接著路中央圓孔蓋及水溝蓋板也冒出陣陣白煙,有難以吸入的異味,他直覺情況嚴重就立即撥打119專線,專線人員告知已經接獲其他人員的通報且正在處理中,等到他回到家裡發現居家外及屋內均有異味,顯示氣體外洩範圍極大,當時的時間不到9點,住家距離噴氣路口約900公尺,當時內心有些不安。近午夜正要就寢,他的太太說你還敢睡覺,他回答如果問題很嚴重,高雄市政府早就宣布緊急撤離了,後面括號寫著,(我居然這們相信政府機關的危機處理能力)。話說完不到幾分鐘,就聽到連續的爆炸聲,他以為是大地震造成停電,很多人還以為是打仗了,瞬間恐懼驚慌交織,連忙往外急奔,等到跑到附近學校操場避難之後,心情無比沉重,因為這表示狀況處置失效,而且傷亡必然慘重,事後從媒體報導發現,原來在他報案之後,瑞隆路、岡山西街也有類似狀況發生,顯示氣體外洩範圍極廣。」
    局長,這2天臺北市議會跟市政府也一直在探討,我們既有的地下管線要如何處理?如何了解狀況,剛才你也已經回答,這個我們都給予支持,並且一定要做。但是今天要請教局長,這件事情高雄已經發生了,而且消防隊員受傷害最嚴重,他們到第一線去,消防車也壞了,爆炸了7到8臺,損失非常慘重,表現出消防同仁在危難事件發生的同時,所有人都往外撤退,只有消防局的人員到最前線,假設高雄事件在臺北發生的時候,臺北市消防局的處置會怎麼做?因為有前車之鑑,而且發生的傷亡太嚴重了,裡面有沒有什麼疏失?    
    以我的看法,已經有這麼嚴重的漏氣,119也已經通報消防局,你們接獲通知趕快去現場,這時為什麼沒有一個趕快讓氣體閥門關閉的機制?關閉之後起碼不會讓所有的損害擴大,然後再去了解漏氣的問題在那裡,而不會繼續再增加,這個問題到底出在那裡?你也已經當到主任秘書,通常主任秘書也要到第一線去嗎?

消防局楊主任秘書炳芬:
    因為本局的簡任以上人員每天都有編組,所以我們是輪值的,不管是主秘、局長、副局長都會到達現場,如果是輪值當日,或者是事態比較嚴重的話。

林議員晉章:
    以這個事件為例,如果你當天輪值,是否你也就這樣走到第一線去?

楊主任秘書炳芬:
    應該是,因為曾經在100年的春節期間,臺北市也發生疑似大區域瓦斯漏氣的狀況,當天有2個區域發生這樣的狀況之後,我們就已經緊急啟動相關機制,通知毒化隊做檢測,而且馬上通知產業發展局請業者來檢查,一旦這個狀況發生,我們的機制可能會比較完整跟快一點。

林議員晉章:
    這個跟關閉閥門有沒有關係?

楊主任秘書炳芬:
    如果知道是那個單位,比如說當天一開始發生在萬華、內湖、南港,有關於大臺北瓦斯跟內湖供氣公司,我們就馬上通知它去檢測,因為它們都有電子監控系統,所以一查就知道是什麼原因和那裡漏氣。

林議員晉章:
    以這個事件,因為高雄市的林基澤主任秘書已經犧牲了,我們事後檢討,怎麼會沒有把這要命的閥門關起來,這個應該要由誰協調下令?

楊主任秘書炳芬:
    因為我們不知道高雄市的狀況是怎麼樣。

林議員晉章:
    如果這個事情事發生在臺北市,你們會怎麼處置?

楊主任秘書炳芬:
    我們一定馬上通知產業發展局跟各個瓦斯業者,立刻檢視跟關閉相關閥門。

林議員晉章:
    關閉相關的閥門。

楊主任秘書炳芬:
    是,因為它們都有電子監控系統,所以一旦那一個區域漏氣,它們就會馬上關閉閥門。

林議員晉章:
    依你們對這個事件的了解,為什麼這個閥門沒有關閉?

楊主任秘書炳芬:
    因為一直都不知道地底下還有丙稀的管路。

林議員晉章:
    一直都不知道?

楊主任秘書炳芬:
    以電視報導來說,應該不知道。

林議員晉章:
    瓦斯在當時關閉了嗎?

楊主任秘書炳芬:
    因為我們不在高雄。

林議員晉章:
    你們不在現場。因為我們用事後探討,剛才提到管線必須要清查,我們都不要再犯這個錯誤,但是同樣在執勤時,不要讓消防隊員受到這麼大的損傷,臺北市的做法是什麼?

廖局長茂為:
    高雄主要是因為地底下的管線很多,不知道是那一個氣體在漏氣,因為不同的管線有不同的氣體,所以在認定是什麼氣體的時候,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臺北市比較不會有這種問題,因為臺北市很單純的就是瓦斯,所以在處理上應該不會像高雄市花這麼長的時間,但是以高雄的案子來說,已經拉到這麼長的時間,剛才議員說的沒有錯,撤退是一個最好的方法,消防單位無線電一喊撤退,是很容易撤退,但是範圍這麼廣大,民眾要撤退可能會很難,民眾沒有撤退
的時候,消防隊不可能撤退,因為消防隊撤退是最後撤退,不可能民眾沒有撤退,消防隊就先撤退。

林議員晉章:
    我現在一直在想這個問題,過去的事情該錯的都錯了,但是在技術上的處理,如果當時發生氣體外洩,難道消防局、市政府沒辦法知道地底下有幾種管線嗎?沒辦法檢查出是那一個管線漏氣的時候,難道不能通知3種管線的所有者,統統把閥門關起來嗎?

廖局長茂為:
    第1個,我們不知道地底下是不是只有3種管線。再來,就是管線的輸送過程,因為我們不了解輸送的過程,或許輸送的時候,每一部份只有一邊關,另外一邊沒有關,也可能會有其他的危險。

林議員晉章:
    把送氣的原始閥門關掉就不會再往上送了,原來的管線一定會有氣體,但最起碼不會一直再增加進來。

廖局長茂為:
    但是在聯絡誰在送氣,就花了很長的時間。

林議員晉章:
    地下的管線有幾種?可不可以一起把它全部關掉?臺北市有幾種管線?

廖局長茂為:
    對臺北市來說,會產生危險的大概只有中油跟瓦斯而已。

林議員晉章:
    如果不知道是中油漏,還是瓦斯公司漏氣,為了臺北市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可不可以同時把2個閥門關起來?

廖局長茂為:
    應該可以。

林議員晉章:
    以局長來看,高雄這次為什麼沒有這樣子做?如果當時這樣子做,同時把3種管線關起來,損失是不是就會下降?

廖局長茂為:
    我這幾天看到報紙,他們甚至連有沒有李長榮化工的管線,都不是很清楚。

林議員晉章:
    也就是高雄市消防局都不知道地底下有3種管線嗎?

廖局長茂為:
    是。

林議員晉章:
    你們確實掌握臺北市地底下有幾條管線了嗎?

廖局長茂為:
    臺北市只有瓦斯管線。

林議員晉章:
    如果當時不知道有3種管線,最少有2種管線,先把2種管線關掉,損失是不是也會減少?

廖局長茂為:
    一般管線的關閉不是消防單位有辦法執行。

林議員晉章:
    但是你要協調,我們看到3個小時沒有辦法處理。局長、主任秘書,在這裡還是要向高雄市已經犧牲的消防隊員,還有受傷、死亡的民眾,表示最深的追悼之意,只是逝者已矣,我們希望未來這些事情都可以避免發生,謝謝你們2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