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詢影音‎ > ‎2014年度‎ > ‎

[交通質詢影音]保障行人路權,20年不間斷質詢,終獲成效

YouTube 影片


交通部門質詢第5組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103年4月21日
質詢對象:交通部門有關各單位
質詢議員:吳世正  楊實秋  林晉章  厲耿桂芳計4位  時間72分鐘

林議員晉章:
    請交通局王局長、交工處陳處長、停管處張處長及交通大隊張大隊長就備詢臺。
    今天交通部門質詢,我可能是倒數第二次提出質詢,從去年底我心裡就在想,我在議會二十幾年來,我自己計算了一下,我好像對交通部門,不管是口頭質詢或是書面質詢著墨的比較多,我自己評估,當然有很成功的地方,但是我自己給自己打的分數是不及格,不及格就等於你們都沒有接受我的建議,所以我利用今天最後一次或是最後第二次的質詢,跟你們來清一清,為什麼成果會這麼差?
    我先講讓我有一點自豪的地方,各位可能沒有看到,仁愛路算是很寬的馬路,而仁愛路上除了兩邊的人行道以外,中間的安全島有幾個,局長知不知道?

交通局王局長聲威:
    中間有3個安全島。

林議員晉章:
    以前仁愛路上的安全島,斑馬線就畫在與安全島銜接,老人、嬰兒車、殘障者輪椅,從這邊要下一個安全島再走人行道,然後再上另一個安全島再下來,然後到中間的安全島再上去再下來,然後再上安全島再下來,最後再上旁邊的人行道,上上下下總共要8次。我記得在民國83年9月22日,我就提出安全島與斑馬線銜接的地方,安全島都改為平面。局長,你應該知道我講的意思吧?

王局長聲威:
    我知道。

林議員晉章:
    結果從此以後全臺北市只要斑馬線與安全島有銜接的地方,安全島都切平,後來我發覺市政府為了便宜行事,乾脆把安全島往後退縮讓人行道暢通,這樣對身心障礙人士通行非常有幫助,這部分我質詢一次就生效了。
    我覺得我們擔任議員是為民服務,結果我發覺我為民服務分三階段,就講與你們有關係的,譬如一開始民眾來向議員拜託說,林議員,我們這個路口要蓋一個人行陸橋,或是要蓋一個地下道,當時我們也非常努力去爭取人行陸橋或是地下道,爭取到了還引以為榮。
局長,我們到了第二階段大家都覺得老人沒有辦法走人行陸橋或地下道,你們又規定有人行陸橋與地下道,就不能夠畫設斑馬線或行穿線,我們議員又要開始第二階段協商,就是在有人行陸橋或地下道的地方,為了讓老人方便通行就畫設行人穿越道,對不對?

王局長聲威:
    對。

林議員晉章:
    現在到了第三階段,我們接獲民眾的請託是人行陸橋常常阻礙交通視線,地下道常常是藏污納垢的地方,遊民一大堆,結果變成地方民眾來拜託我們,必須要把人行陸橋或地下道拆除。局長,我以上講的你同不同意?

王局長聲威:
    報告議員,同意。

林議員晉章:
    事實就是這樣子,對不對?

王局長聲威:
    是。

林議員晉章:
    當然在處理過程中讓我們很納悶,就好像市政府搬到西區來了,現在又要拆掉搬到東區,然後又要換到西區去,這樣讓我們覺得很困擾,當時我們決定要搬過來的時候,好像當時我們都做錯了事情一樣。
    再來,我記得剛擔任議員的時候,我就看議員質詢的內容,我們那時候一再質詢停車場不夠,然後建議設置停車塔,因為停車位嚴重不足,結果你們就努力蓋停車場、停車塔,到後來變成我們也主張停車塔阻礙巷道行,停車塔也被監察院糾正然後拆掉,議員又接獲民眾陳情,是不是暫緩拆除之類的情形,現在停車塔是不是全部拆完了?

王局長聲威:
    只剩下一座。

停車管理工程處張處長哲揚:
    只剩一座,並沒有在使用。

林議員晉章:
    這些事情都是不斷在進行當中,我個人在擔任議員二十幾年當中,我自己留下一個紀錄,你們認為臺北市的機車退出騎樓及人行道整平,做得好不好?

王局長聲威:
    有一點小小的進展,後續還要再加強。

林議員晉章:
    機車退出騎樓大概占多少百分比?

張處長哲揚:
    如果是屬於建管處畫設的人行道,我們都做了,可是建管處以外的部分,如果騎樓尚未整平,這部分大概還有百分之三十幾沒有完成。

林議員晉章:
    臺北市退出騎樓的部分,你們完成多少?

張處長哲揚:
    大概百分之七十幾。

林議員晉章:
    已經達到百分之七十幾了?

王局長聲威:
    差不多。

林議員晉章:
    前幾天有外縣市的民意代表來訪,我就跟他們講,我說你們應該多看看我們臺北市,我們過去開始質詢機車退出騎樓的時候,你們接受我們的建議開始去做這件事情,結果民眾來找我們說,希望不要。局長,對不對?

王局長聲威:
    是。

林議員晉章:
    張處長,是不是這樣?

張處長哲揚:
    是。

林議員晉章:
    他們希望機車不要退出騎樓,但是自從新北市蘆洲大喜市發生火災之後,我覺得你們推動機車退出騎樓就比較順暢,到現在變成議員的服務是民眾來拜託議員:「為什麼我們這個地方的機車還不能退出騎樓?」你們都在點頭,是不是?

王局長聲威:
    是。

林議員晉章:
    議員二十幾年間的問政就有這種改變,但是當初要讓機車退出騎樓,從書面的紀錄來講,從黃大洲擔任市長的時候,我就開始提出相關的質詢,黃大洲擔任市長在82年的時候,我就開始提出機車應該退出騎樓,騎樓應該整平,結果到了陳水扁4年市長任內都沒有動靜,馬英九擔任8年市長,他的第一任4年也沒有動靜,但是他開始把人行道更新,到他第二任期的時候,開始執行機車退出騎樓,還有騎樓整平的政策。事實上,已經晚了我所提出的質詢10年了。到郝龍斌市長接任,在這8年當中你們不斷的進行,我到我的故鄉臺中,我到過高雄,我就覺得臺北市做得這麼好,他們為什麼不來學臺北市?局長或處長,他們有沒有來學過我們?

王局長聲威:
    他們有時候會來臺北市觀摩。

林議員晉章:
    怎麼有來觀摩卻都沒有做?你們自己感覺如何?

王局長聲威:
    應該是現地條件及民眾意見的部分,需要再溝通協調。

林議員晉章:
    張處長,你說看看,這部分好像是你們管的吧?

張處長哲揚:
    外縣市的顧忌比較多,我們是市府與議員都很支持,所以我們做起來比較順利。另外就是最近幾年來,我們路外停車場闢建成立滿多處了,現在有九十幾處的路外停車場。

林議員晉章:
    好,我們已經做得這麼好的榜樣,結果郝龍斌市長卻被人家罵說,民調支持度只有幾趴而已。再來就是我跟你們提的巷道是停車重要還是提供人行比較重要?局長,那一項比較重要?

王局長聲威:
    人走比較重要。

林議員晉章:
    當然是人走比較重要,對不對?

王局長聲威:
    是。

林議員晉章:
    結果現在臺北市做了標線型的人行道,還畫上綠色,尤其是國父紀念館旁邊的地方,綠色雙白線的地方還插了黃色的防撞桿,我們花最少的錢,做出巷道的人行道,當時我提出的時候,你們是如何再三向我推辭,你們現在對這項工作,滿不滿意?

王局長聲威:
    向議員報告,我們還在努力當中,但是我們會全力以赴往這個方向推動。

林議員晉章:
    居然還有一些專家學者還在批評你們,只要有批評,我都幫你們講話,我再三向你們建議、建議、建議,你們總算開始做了,結果好像還沒有看到外縣市有向我們學習?我們臺灣人的觀念認為好像停車比行人通行重要,事實上,行人比車輛還要多,大家怎麼會這麼麻痺?如果這件事情不是我們再三要求你們推動,這項工作怎麼會成功呢?
    我們再來談通學巷道的部分,那天我到大同區延平國小前面,我就向下一屆代替我參選議員的姪女,也是我的助理林亭君講,我說這就是當時臺北市第一個學校周邊畫設的學童通行巷,因為附近沒有人行道也沒有騎樓,學生出了校門就走在馬路上,當時我們堅持你們一定要為了學童的安全著想,要求人行道的寬度也就是現在人行道標線的寬度,1米半吧?

王局長聲威:
    1米左右。

林議員晉章:
    然後又做了不銹鋼的欄杆柱子,讓學童上下學安全方便,你們不信可以去延平國小前面看看,還有大龍國小,我的建議還是有效,畢竟你們是講一步做一步,沒有講就沒做,你們現在開始在學校周邊做標線型人行道,然後巷道限制停車,並限制在30公尺以內,這是有進步的。
    以上這些事情都是我們曾經做過的建議,也是好的部分,但是我覺得還有很多沒有做好的部分。請問交通大隊長,臺北市的騎樓與大小人行道的分別有幾種組合,你們可以講得出來嗎?有騎樓或沒有騎樓,有大小人行道的組合是怎麼樣?

交通大隊張大隊長夢麟:
    議員提到的組合是什麼組合,我聽不懂?

林議員晉章:
    局長,你聽得懂吧?

王局長聲威:
    就是有些地方是只有騎樓沒有人行道,有些地方有騎樓加上小人行道,有些地方是有騎樓加大人行道。

林議員晉章:
    對呀!交通大隊長來接任之後都沒有看過我之前的質詢。其實講起來,有很多為民服務的事項都在我們口頭質詢及書面質詢裡面,你們交通局有沒有做過整理?我請研考會幫我整理,我自己也會整理,今天我就提出來詢問,我發覺你們好像也沒有做過功課。
    我曾經在馬英九擔任市長任內就跟他講,我在總質詢時也分析過,臺北市有關行人路形的種類,剛才局長大概講出來了,兩大類,一是有騎樓,一是沒有騎樓。有騎樓配人行道的部分,又可以分為幾類,誰可以講得出來?

張處長哲揚:
    人行道大概1米半以下,一種是人行道2米到2米半,騎樓是固定的3米65,但是人行道有大小。

林議員晉章:
    還有沒有?還不夠,只答對了三分之二。還有第三種,就是沒有人行道。就是有騎樓的下面又分為三種,一是大人行道,一是小人行道,一是沒有人行道。沒有騎樓的部分又可以分為三種,一是大人行道,一是小人行道,一是沒有人行道,就是這麼簡單。
當時我向馬英九市長講的時候,他馬上就跟市政府局處首長講,人家林議員講得出來,你們為什麼沒有人這樣簡單跟他講?所以你們現在連分類都還分不出來,這是你們要用眼睛去觀察,你們要想辦法解決機車退出騎樓,當時我們花了多少力量跟你們講,我們跟你們講說,機車退出騎樓,第1,有大人行道就可以停放機車。第2,小人行道的部分。因為機車已經退出騎樓了,騎樓行人已經可以通行了,小人行道已經沒有功能了,就改為可以停放機車。第3,如果有騎樓沒有人行道,當然就將機車停放在馬路邊,路邊停車改為機車停車格位,當時我們就是這樣跟你們這樣講,你們知不知道交通大隊怎麼說的?交通局是怎麼說的?說小人行道規定不能停放機車,我說我們的目的已經把機車退出騎樓了,小人行道已經沒有人要走了,大家都走騎樓了,結果你們不做,我告訴你們,長安東路與新生北路之間,當地里長就很厲害,他就自行畫設格子,然後你們就默認了,在本席服務處的地方,長安東路到建國北路之間,就是從松江路到建國北路,當地里長也跟你們講,你們也說不行,後來也取得了雙方的默契,因為隔壁里都可以了,結果就畫上引號標示,就不能畫機車停車格位,我跟你們講過多少次,你們也不聽,也不想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最近在臺北車站附近有一位陳里長,不知道他透過多少努力,他現在把附近機車全部退到小人行道上面。處長,有沒有這一段?

張處長哲揚:
    有。

林議員晉章:
    對呀!以後全臺北市是不是照這樣做,可不可以?

張處長哲揚:
    這部分可以。

林議員晉章:
    局長,你說說看。

王局長聲威:
    可以。

林議員晉章:
    我們已經努力了多久了,結果是里長強制把機車退到小人行道上面,剛才我有提到長安東路那位叫林芳薇里長,然後我們那個里的孫合興里長只畫引號而已,這件事情總算做到了,里長就拍了照片PO在臉書上面,他們講了多久,你們不願意做,現在總算成功了。本席質詢時間到了,我就先講到這裡,如果總質詢還有機會再談,謝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