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詢影音‎ > ‎2013年度‎ > ‎

[教育質詢影音]台北市何時才能有自己支持的職棒隊伍?

YouTube 影片


教育部門第3組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102年5月9日
質詢對象:教育部門有關各單位
質詢議員:吳世正 楊實秋 林晉章 厲耿桂芳 
 ※  速記錄

林議員晉章:
    請體育局何局長上臺備詢。本席今天要和局長探討一個題目就是,臺北市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有一個屬於臺北市民所共同支持的職棒隊伍?就好像美國紐約「洋基隊」一樣的情形。我記得我們曾經到西班牙,在西班牙的朋友就跟我們講,若你到西班牙,大家都會談論他支持哪一個球隊,如果你要做生意的話,若對甲隊的支持者,去講乙隊好話,那生意就不要做了。去日本談棒球也是一樣,他是支持哪一隊的,你若要跟他做生意,就要去講對於那隊你也很有研究的話,那生意就比較容易做成。我們甚至於到日本去看,他們不像我們在臺灣應酬可能就是要吃飯、喝酒。他們的應酬就是在職棒的球場,就是開闢一個區域,讓各公司行號購買全年的票,把全年的票買下來以後,然後由公司招待員工或是招待客戶,就是到職棒的球場去看職棒,然後大家談生意,這個是日本。
    我看我們臺灣的職棒,那時候黃平洋在味全龍的時候,我們發覺臺灣的職棒是有那個氣氛,我們每個人做事彼此都要了解,你是支持哪一個職棒球隊的?這樣子看起來有氣氛。但是很遺憾的,曾幾何時因為職棒簽賭的關係,然後變成兩個聯盟,結果我們臺灣的職棒就一蹶不振,最近看起來好像也有在恢復的情形。去年底發生興農牛要解散的消息,臺灣的職棒只剩下4隊了,那時候興農牛一解散,那就真的只剩下3隊,我不知道職棒要怎麼打法?所以那個時候我曾經寫一篇質詢稿給市政府,我說,既然興農牛要解散,我們是否考慮在臺灣的職棒最沒落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經典賽),臺北市政府要不要率先去認養興農牛,就把牛隊拿下來?結果我看臺北市政府還在那邊猶豫,也不敢去做決定,然後臺中市的胡市長也表達他們有意願,結果最後被高雄市的義大拿去了。本席請教一下局長,現在4隊的職棒裡面,有哪一隊跟臺北市有淵源?

體育局長何局長金樑:
    跟議員說明,其實我們希望所有的民眾,用運動來豐富跟調劑他的生活。目前兄弟象隊在跟我們合作,如果以這4隊來講,我們在跟他洽談有關天母棒球場做為主場地及其它相關合作的事宜,目前是以兄弟象為主。

林議員晉章:
    目前在談?

何局長金樑:
    是。

林議員晉章:
    事實上在好幾年前我就提過,我說兄弟飯店在臺北市,那要不要考慮跟兄弟象去談主場地在臺北市,結果我看你們也不積極,人家兄弟象看臺北市也沒意願,大概新北市(那時候是臺北縣)比較積極,甚至於他們主要的球場在龍潭,好像也不屬於臺北市,是不是因為這樣就沒了?你的意思是兄弟象現在開始跟我們談嗎?

何局長金樑:
    對,他們有跟我們接觸,包括中華職棒聯盟。但是因為中華職棒聯盟的主場並不是以球場為主,而是以比賽日期為主,所以並不是說每一次在天母打的時候,兄弟象就是主場。所以這個部分在跟其它發展職業運動的國家,並不是太相同,但是我們把它做成屬地主義的方式來結合,也就是說我們在職業籃球SBL的部分,我們有一隊,目前是臺北達欣隊,我們將來的目標是跟兄弟象結合起來。

林議員晉章:
    是我們去找他,還是他來找我們?

何局長金樑:
    他來找我們,想要合作,因為最早期他們所開的條件有一個觀念,就是希望政府部門的球場給他們用,他只做一些其它的配合,但兩方對於那個部分,在討論的過程當中,他們並沒有那麼積極。他們現在是很積極地希望營造出屬地性,他們目前對尋求臺北市的合作。但是因為他們的主場地又不是唯一,所以這部分他們還在……

林議員晉章:
    兄弟象的球迷粉絲算是滿龐大的。

何局長金樑:
    是,全國性都有。

林議員晉章:
    就這一點來講,他是不錯的。不過他也是一個老球隊了,為什麼一直以來,過去也沒有跟我們談,現在才談,我們其實也很疑惑,為什麼長期以來兄弟飯店主要也是在臺北市,為什麼兩邊都沒有意願?事實上來講,我覺得臺灣的職棒只有4隊可能都不夠,如果能夠增加到6隊也許更好。我也在想,我們的大巨蛋大概哪一年可以完成?

何局長金樑:
    目前是在2015年,就是104年的時候完成。

林議員晉章:
    如果在這個情形之下,遠雄有沒有把大巨蛋當成是它的主場地,將來組一個職棒?這樣也可以代表臺北市,這也是一種方式,有沒有去探求過他們的意願?

何局長金樑:
    體育局沒有,但是就我們對職棒界跟棒球界的了解,尋求企業的時候,如果它本身有一個場館,是最優的,所以我相信應該是曾經有人跟遠雄接觸。以我們臺北市來講,如果我們能夠有這個機會,我們樂於鼓勵而且跟他們來合作。

林議員晉章:
    我想不管是兄弟象或是遠雄,甚至於還有其他的企業願意以臺北市的場館為主場地,做為代表臺北市的球隊,讓臺北市民有一個共同支持的職棒球隊的話,我想對於個人來講,我是非常希望並樂於在很快的將來,能夠看到棒球在臺灣不斷地發光。
    接著下來,我想我們要了解,現在臺北市甲組成棒隊的成績如何?

何局長金樑:
    在去年度的比賽,有得過全國的冠軍,在整個城市棒球隊跟甲組棒球隊,我們的成績都是不錯的。

林議員晉章:
    第1個,我看新聞也沒有什麼報導,臺北市民也沒幾個人去看,甲組成棒隊的比賽是什麼時間?我看沒有人知道啊!

何局長金樑:
    確實沒有錯,我們希望在整個運動產業的建構裡面,觀賞性的人口要讓它慢慢成長。像最近不管是什麼比賽,只要有媒體能夠轉播相關的報導,真的比較能夠吸引民眾。甲組棒球隊其實有很深的歷史淵源,包括臺北市的合庫棒球隊,可是只是在平面媒體偶爾有報導,這個部分我們也在跟棒球協會……

林議員晉章:
    開幕的時候很有看頭的就是沒有職棒,最高的水準就是甲組成棒,後來就是因為企業界,包括我們的軍方,國軍陸、海、空三軍的甲組成棒隊不要了,他們認為找不到好的選手,然後解散了,包括臺電、中油等也都放棄了,只剩下臺北市的合庫。結果甲組成棒因此沒落了,然後才會有職棒,所以當時就有職棒啊!結果現在怎麼又回過頭來講這個甲組成棒?坦白講,職棒的球隊數還是不夠多,大家花了這麼多的錢去組織甲組成棒,結果社會上的民眾都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在比賽?
    我上次也跟你們提過,我說是不是應該跟中央建議,如果地方有一個職棒的話,就要支持他們成立職棒二軍,其實中央也有這個意願,但是4年來是失敗的,職棒二軍是失敗的。如果我們的職棒還有一個職棒二軍的話,這樣子下來,職棒的球員就會源源不絕,但是事實上並沒有。
    所以我也一直在思考,如果臺北市的甲組成棒就做為職棒的二軍,將來他也是職棒的球員,他將來有機會進入職棒的一軍,這樣子我們的職棒是不是能夠更強?這個建議提供給局長參考。尤其是我們1年編列四千多萬元給臺北市甲組的成棒隊,中央補助到什麼時候截止?

何局長金樑:
    目前到今年都還有補助,他們現在在做新的棒球整合計劃,對這個部分,據了解還是會繼續支持。

林議員晉章:
    我對於它的成效還是有所質疑。另外再請教臺北市乙組成棒的情形怎麼樣?

何局長金樑:
    臺北市的棒球就從小學、中學、高中這樣上來,有些棒球它本身在發展性的時候,以乙組來講,這幾年大概都是屬於愛好者,隊數不容易大幅成長,但是熱愛棒球而自己從事這運動的人倒是滿多的。

林議員晉章:
    對,但是我覺得市政府在乙組成棒方面,事實上這些人口將來就是職棒的觀眾。這些打棒球的人,其實他沒有辦法擔任職棒的選手,但是他會打棒球就是職棒的觀眾,最起碼也是電視機的觀眾。

何局長金樑:
    是。

林議員晉章:
    再下來剛剛你已經講到了,除了甲組、乙組成棒以外,再來就是學生棒球。
    時間暫停,請教育局長上臺備詢。其實學生棒球不外乎大專棒球、高中的青棒、國中的青少棒到國小的少棒這些層級。當然臺北市有很多的大專院校,但是都是國立的跟私立的,臺北市屬於市立的就是體育學院,如果他們有棒球隊,我們應該全力支持,所以這個我們就暫時不談。
    現在請問一下兩位局長,臺北市的高中有多少青棒隊?國中的青少棒有多少隊?國小的少棒有多少隊?

教育局長丁局長亞雯:
    我們高中有3支球隊,目前是一北、一南2支球隊,加上私立學校一共是3支青棒隊。

林議員晉章:
    哪幾支?

丁局長亞雯:
    北邊是陽明高中、南邊是大理高中,加上強恕高中共3支高中的球隊。

林議員晉章:
    好,再來。

丁局長亞雯:
    國中一共有6支球隊,國小是12支球隊。

林議員晉章:
    國中是哪6個學校?

丁局長亞雯:
    國中是重慶國中、北投國中、陽明高中的國中部,然後是南邊的興福國中、中間的長安國中,還有大理國中部。

林議員晉章:
    少棒打硬式棒球的有哪幾隊?

丁局長亞雯:
    打硬式的?

林議員晉章:
    對。

丁局長亞雯:
    我們前7支是打硬式棒球,去年新成立的是打軟式的,除了實踐國小之外都是硬式的。

林議員晉章:
    其實我要請教教育局長,你對於選手住校,尤其是小學、國中的選手,讓他住校去打球,你支持嗎?

丁局長亞雯:
    一般來說,國小住校是非常特殊的情況,因為國小的學生年齡太小了。

林議員晉章:
    有沒有住校的?

丁局長亞雯:
    目前明道國小是住校的,因為它的球員有許多不是臺北市的市民。

林議員晉章:
    若不是臺北市的市民,那戶籍是不是遷到臺北市?

丁局長亞雯:
    是,遷到臺北市。

林議員晉章:
    所以應該也算臺北市民?

丁局長亞雯:
    對,因為他本身是原住民。

林議員晉章:
    對啊!戶籍都遷進臺北市,所以應該算是臺北市民。

丁局長亞雯:
    是。

林議員晉章:
    只是他住校就對了。

丁局長亞雯:
    是,他們遷過來住校。

林議員晉章:
    那體育局長的看法?

何局長金樑:
    我還是希望跟丁局長所講的一樣,最近臺北市的棒球,像最近有少棒比賽,我們希望他們從讀書的時候喜歡打棒球,然後有很快樂的打棒球環境。若當代表隊的選手,我們兩個局也特別請教練,以他的訓練要適性、適度,而且是讓他長遠發展。如果住校能夠幫助學生的身心照顧會更好的話,絕對是支持的。

林議員晉章:
    好,但是小學生住校會很好嗎?

何局長金樑:
    因為他的確有特殊的環境,他在學校,教練、老師反而會幫他更多的時候,這樣的住校已經是協助他了,我們在教育或是體育的立場都是支持的。

林議員晉章:
    還有第2個問題,對於各項的比賽,兩位局長認為在普通的日子比賽好、還是在假日的比賽好?

何局長金樑:
    我就體育賽事的定義,如果像小學、中學的階段,我們的制度常常會說,這個比賽會不會影響他的學習?但是我們認為比賽就是一種學習,所以我們不會認為所有活動在假日就一定比在平日更好,在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但是因為我們現在的觀念裏面,把學習定位成學業上的學習就是學習,這樣子在學期之中辦比賽難免就會被認定為……,目前看起來很多比賽,還是以學校的就學期間做為比賽時間。

林議員晉章:
    請教育局長回答。

丁局長亞雯:
    我們以運動會來說,國小各種運動會都是以上課日辦理,所以一般來說,我們在辦比賽的時候會考量到它是屬於教育的一環,因為德、智、體、群、美,體育是其中一環。譬如辦音樂比賽、合唱比賽等任何比賽,我們都是利用上課日辦理。

林議員晉章:
    比方1個學期大概會影響到幾天?

丁局長亞雯:
    以單項比賽來說?

林議員晉章:
    對。

丁局長亞雯:
    以單項比賽來說,他們每一種項目1年大概會有一個大的賽事,以初賽、複賽、決賽來說,基本上會影響3次。

林議員晉章:
    只有3次?

丁局長亞雯:
    基本上是這樣子。

林議員晉章:
    那還可以啊!我從學生時代也是樂隊,參加全市到全國比賽,我也是普通日子去比賽,也不會受影響。

丁局長亞雯:
    是。

林議員晉章:
    以現在來講,如果賽事太多,會讓這些學生在學校的功課受到影響。除了課業受到影響以外,現在為什麼我們的職棒球員的水準可能就不高?因為他在學校裡面,可能沒學到什麼東西,到了職棒有機會賺錢就大撈一筆啊!然後有什麼簽賭事件就大賺一筆。另外,職棒的生涯不一定會很久,選手退出職棒後也無一技之長,所以教育還是很重要的。

丁局長亞雯:
    是。

林議員晉章:
    不能夠從小就讓他只是打球而已,什麼課業都不學了,這個其實是我們很擔心的。但是我們現在在推動少棒,到底會不會走偏?這也是我們比較擔心的一點,所以這一點希望局長再多注意一下。另外現在在推動樂樂球運動,應該算是很熱絡吧?

丁局長亞雯:
   是,因為它比較溫和,不會有負擔。

林議員晉章:
    有沒有影響到其它體育團體的活動?

丁局長亞雯:
    應該不會,會打樂樂球的小朋友都是剛開始接觸的。

林議員晉章:
    聽說教育部有人在講樂樂球推動的太好了,可能就要稍微止步一下。當然打樂樂球是不是可以打到全國性,這個是可以討論的,因為它畢竟就是玩嘛!其實我們當時推動樂樂球的目的,就是覺得應該怎麼樣培養更多的學生,因為現在的校園都是禁止打棒球。

丁局長亞雯:
    是。

林議員晉章:
    結果小朋友不懂得棒球、不懂得規則的話,將來他就不會去看棒球,他不去看棒球的話,就沒有職棒觀眾,那就不會有職棒球隊。所以推動樂樂球運動是非常正確的,我看你們最近都有幾百隊在比賽,這個部分也要加強。我剛剛為什麼問比賽要在普通日或是在假日?其實日本的甲子園高中球隊,他們沒有在普通日比賽,他們都是在假日比賽。因為我們現在的球隊都是在普通日比賽,學生不可能去加油。但是,如果在假日的話,搞不好學校同學可以自由地去加油。這個部分,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方向,怎麼樣讓打球的選手,覺得不是只是他個人的事情而已,好不好?謝謝兩位。

丁局長亞雯:
    謝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