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詢影音‎ > ‎2013年度‎ > ‎

[工務質詢影音]人行道更新時務必移除障礙物,或把人行道加寬,還給行人路權

YouTube 影片


工務部門第1組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102年4月18日
質詢對象:工務部門有關各單位
質詢議員:吳世正 楊實秋 林晉章 厲耿桂芳  
          計4位 時間72分鐘

林議員晉章:
    請工務局張局長及新工處陳處長上臺備詢,本席今天要質詢的題目,基本上不是要指責你們,而是一個期許,也希望透過質詢,能夠讓臺北市邁向更新的未來。我今天為什麼會對你們做這個期許,最主要是我認為臺北市應該可以做到待會要講的地步,也就是對你們有所期待。
    本席看臺北市為什麼是這個樣子?最主要的就是臺北市的捷運大眾交通工具也已完善,而且從馬英九擔任市長的第2屆任期以來,把臺北市的騎樓整平工作,延續到郝龍斌市長的任內,目前已經更新人行道達86%的比例,甚至於機車也退出騎樓。我們也看到很多地方的無障礙空間,比如殘障的斜坡道等也都有做,局長和處長應該同意本席的誇獎吧?

工務局張局長培義:
    不敢當,還有再努力的空間。

新建工程處陳處長得意:
    就如局長講的,這部分我們會更加的努力,也謝謝議員。

林議員晉章:
    有了這些基礎以後,本席今天要跟你們提2個題目:
    第1,去除人行道的障礙物。
    第2,人行道圓石的小工程,將其精緻化處理。
    第1個題目就是在民國83年的時候,我記得那時候是黃大洲擔任市長,當時因為我媽媽的腳受傷,當外出要幫她推輪椅時,就覺得臺北市的騎樓輪椅沒有辦法通行。本席去查相關的法令才知道,原來法令原本就有規定騎樓應該要整平,本席那時候就開始推動騎樓整平的工作。到了陳水扁擔任市長,我們一再地質詢,但在4年任期當中都沒有做騎樓整平的工作。到了馬英九擔任市長,前面的4年也沒做,可是在第1屆任期結束之前,就開始提出第2任的政見,開始要做騎樓整平的工作,到郝龍斌市長也延續做這項工作。
    我們目前看到你們所提供的資料,臺北市人行道已改善的面積計215萬平方公尺,也就是占人行道總面積的86%,這是馬英九時代前面8年的時間,再加上郝龍斌後面的6年,才達到這樣的成果。我們長期以來看到人行道上有很多電線桿、路燈桿及電箱(如圖示1),請繼續投影。
     圖示2-8:還有臺電、中華電信及交通號誌的電箱,搞得都無法行走,這怎麼會是一個進步城市的象徵呢?我們經過14年人行道的更新並完成總面積的86%,最後2張照片就可以看的很清楚。局長、處長,現在有的人行道已經是第2輪的施作了,是不是?

陳處長得意:
    有關人行道的部分,確實如議員所說的,因為早期在作業的時候,剛開始可能只是考慮將人行道的舖面做好。在這1、2年裡面,我們一直在加強怎麼樣把這些人行道上面的障礙,在更新的時候,一併將障礙處理掉。

林議員晉章:
    要怎麼處理?

陳處長得意:
    我們會有一個整合的機制,也就是開工前的會勘,會要求所有的單位,比如路燈、號誌等單位共同會勘。

林議員晉章:
    要移到哪裡?

陳處長得意:
    我們會減併在一起。

林議員晉章:
    減併後還是放在人行道上?

陳處長得意:
    假如人行道的寬度夠寬,在2米以上的話,會預留大概0.5米的範圍。

林議員晉章:
    那還可以,如果人行道只有1.5米的寬度呢?

陳處長得意:
    如議員所說的,有一部分的人行道的寬度確實不夠,這部分也因為受限於都市道路的問題。我們一直在想辦法,看如何把這些障礙物挪到中央分隔島上面。

林議員晉章:
    如果沒有中央分隔島呢?比較窄的道路沒有中央分隔島啊!

陳處長得意:
    這部分確實在短時間裡面,暫時用這種方式處理。

林議員晉章:
    你的回答,本席有點滿意,但還是不滿意,請局長做說明。

張局長培義:
    對未來將人行道上的障礙物整併、減量或移到新的位置,這些應算是剩下的14%所產生的一些問題。過去確實看到只有60公分、90公分的人行道,那也是民眾需要的,若是以大手術式地去做處理,我想也會碰到新的問題。
    不管怎麼樣,在減量的部分,這半年來也一直跟處長商議,在一個開發的都市,每一個點應該都是很平順的,比如這裡突出一個消防栓,要擺旁邊還是擺中間呢?消防栓一定要擺在旁邊,結果旁邊又增加一個突出物。早期8米、12米道路的人行道就很窄。

林議員晉章:
    本席現在就要大膽的告訴你,如果人行道的寬度不夠,就把馬路縮減,增加人行道的寬度,馬路縮減讓人行道多半米,這樣人行道就有足夠的寬度,就是這麼簡單。我為什麼要提這個建議?過去不想提,是因為那時候如果提出來要一起把人行道的障礙物拿掉的話,我看連人行道的更新都沒有辦法做,現在人行道已經更新了86%,也已在做第2輪的更新。
    我們強烈要求,從現在第2輪的更新,就是要把人行道的障礙物統統拿掉。要拿掉障礙物,必須有地方移置。很簡單,就是我今天提出來的,把人行道加寬,再加0.5米,問題就解決了。你一定會考慮交通的部分,比如車子怎麼停,到底是人的行走重要,還是車子重要?
    郝龍斌市長在民國97年,帶著5位議員到紐約考察,我們聽取紐約交通局所做的簡報裡面便提出,近來紐約市鼓勵市民騎乘單車,因而加速興建自行車道,自2008年增加90英哩到2009年至少增加100英哩。紐約市的主要幹線甚至縮減一般車道,將一般的車道縮減一個車道改為自行車道,以提供行人騎乘自行車使用。起初民眾及駕駛都有反對聲浪,但實施3個月後達到預期效果,交通並未明顯惡化,大家也都漸漸適應,街道旁商家的生意更因此而增加,這是郝市長出國考察的報告。
    我們再看民國100年的報紙登載,歐洲城市設限開車族及汽車,並劃定大區塊禁止自用汽車通行,擴大腳踏車通行的空間,也取消路邊停車格,促使民眾改採環保交通方式,這個概念不是只有美國有,歐洲也很重視。
    局長,我要利用這個機會跟你談這個概念,就是現在要做,要不然就不要做,既然要做第2輪人行道更新,百分之百一定要把人行道上的障礙物拿掉,今天你們要具體承諾,臺北市宣布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可以嗎?

張局長培義:
    現在有一件事情可以研議,十多年前也已了解到,西歐有一個概念就是「給行人最方便、給行車最不便」。因此產生一個新的概念,就如議員剛剛所提歐美國家這樣的一個概念,給行車最不便在臺灣來講可能需要一個教育期。

林議員晉章:
    我們不敢要求施作既有且尚未更新的人行道,目前要做的就是人行道要更新第2輪的時候,我們現在看到第2輪已經在進行施作了,但是我沒看到你所講的,要整併的部分。希望你在這裡公開宣示,只要做第2輪人行道更新的時候,就朝這個目標進行,如果寬度不夠的話,就把人行道擴寬半米。

陳處長得意:
    這部分誠如議員所說的,我們已經在做了,議員假如看到文林北路的話……

林議員晉章:
    確定喔!現在施作第2輪人行道更新的部分,人行道上面百分之百絕對沒有路燈等障礙物。如果有障礙的話,人行道的寬度絕對有1米半。有一個足夠輪椅經過的空間。

陳處長得意:
    現在的文林北路,我們就是把道路讓出來給行人,所以在文林北路的部分,是把車道讓出來,在車道上面施作人行道。

林議員晉章:
    我還沒看到那個地方,但是我希望在市區的部分,讓本席也能夠感受到,好不好?

陳處長得意:
    好,我們會按照議員的指示,朝這個方向努力。

林議員晉章:
    現在跟你們談第2個題目,我們日前在網路上看到1則新聞,它的標題是:「混凝土補丁的臺北市人行道」,德國人說:「像是乞丐的住處」,寫這個新聞是轉載在一個網友叫 Jonathan的部落格文章。因為部落格上面註明版權所有,不得隨便翻印,今天不能印出來,所以我就請助理翻譯。
    我發覺該文是拿德國、日本、英國的照片來對照臺北市的部分,本席真的是心有同感,但是又不能引用他的照片,因此我自己再去拍了一些照片。 坦白講,我們以前對於公共工程,其實是先求有再求好,現在的觀念要改變了,我們在「有」的程度,已經做了不少,現在是不是要開始做「好」了?
    我記得曾經跟市政府一起到日本和德國考察,當時雖然不是考察工務相關的業務,比方是跟財建部門的單位去考察。結果不曉得是在日本或德國的一個工地上,看到施工單位在施作緣石的人行道,議員和官員都在現場觀看。那時候已經是10年前的事情,10年前看到的感覺是,哇!他們連人行道的緣石,都把它當作藝術品在施作。當時雖然不是工務局的官員,是別的部門的官員同行,他們跟議員都有共同的感覺。
    10年來,我們不敢提,因為臺北市還有很多殘障斜坡道沒有做,其它相關的工作也都沒有做,如果一下子要求這麼嚴格的話,那殘障斜坡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做?現在大概都已經有做了,但是看到施作的品質……我們再看下一張圖示。
    你看圖示9-12:這都是最近拍的照片,請看一下國外的圖片。
    圖示13-15:這是日本的人行道。
    我們對於品質的方面,是從小地方來看大的工程,我也很高興的就是,3月15日漢寶德教授在報紙上投稿1篇叫做:「工程品質是文明的指標」,這個「工程品質」講的雖然是一個大工程,但是本席把它拿到小的地方來看。因為過去我們可能只是求「有」、沒有求「精」,現在已經「有」了,接下來是不是應該要求「精緻」?當然,把小的地方做好,大的就會做好。
    剛剛講在日本、德國看到人行道緣石的施作,他們把緣石都當作藝術品在施作。如此,從小的工程品質來看,代表的就是文明的指標,感覺上是不同的。今天透過這1篇網路新聞,連我都感覺的出來,我認為我們有足夠的條件,可以做這方面的改善。
    局長、處長,臺北市就從這麼小的地方開始做起,不知道這小地方的改善能不能做得到? 

張局長培義:
    這半年來,我們希望推動的是「小而美」的工程,這個想法和林議員的想法不約而同非常接近,但是我們的環境確實不如人家。不僅是德國及日本而已,我們在休假時也會出國去看看其他國家。國外有些地方施作的工程品質確實很好,比如轉彎的弧度看起來就是很漂亮,不過那個情況是經過多年來的努力,他們已經是已開發國家,絕對超過我們20年以上,我們是接近已開發國家。
    誠如議員剛剛所講的,先要「有」再求「好」,現在若要1次到位,但1次到位要整合這麼多的單位,包括消防局、交工處等。

林議員晉章:
    從現在開始,要把新做的人行道工程做好。

張局長培義:
    是,新建的社區,比如在福國路那邊,我們施作的機會就比較大,可以一次到位。

林議員晉章:
    其他的部分,就逐段改善,就像現在你們在做人行道的改善一樣,你們對於人行道緣石改善的那種做法,其實是沒有辦法得到改善的效果。

張局長培義:
    我們常常講不怨別人,我們自己檢討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後來發現是很多小貨車就直接壓上去,把我們做的邊坡當成斜坡開上去,壓來壓去以後所造成的結果。就如我剛剛所講的,雖然接近已開發國家,但是做生意的業者,真的還是沒有到3萬元美金的那種觀念。小貨車的需求雖然很大,可是我們無法半夜到現場抓這麼多的違規業者。

林議員晉章:
    現在有很多監視器,連竊盜、強盜、搶奪犯都可以抓到,我認為你們可以多多善用。我覺得現在就要宣示並開始施作,同時將施作的成果告訴我們,你們告訴我們什麼地方做好了,我們就去拍照起來。
張局長培義:
    我已和陳處長商量好幾次,要做幾條漂亮的道路給人家看看。

林議員晉章:
    對啊!

張局長培義:
    我們有信心,但需要一點時間研議。

林議員晉章:
    舊的人行道部分,不需要全面性一次施作,現在是從第2輪新的人行道一併施作給我們看,就是告訴我們從什麼地方,才可以做到這種地步,可以嗎?

陳處長得意:
    可以,其實有很多地方,尤其是在轉彎的地方,議員可以看到都被車子壓壞,我在這部分從今年一開始,就要求同仁,以後轉彎處的緣石,不可以再用修補的方式,我希望1次就把它做好,且一開始就要做好。

林議員晉章:
    我覺得你若做的愈好,人家愈不敢去破壞。你若隨隨便便、補補塡塡的作法,這樣子人家就會覺得破壞也沒有關係。我想透過今天的質詢,希望臺北市在「小而美」的工程裡面,真的能夠往前邁進一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