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詢影音‎ > ‎2013年度‎ > ‎

[財政建設影音質詢]河濱流浪犬太多影響民眾安全,市府應與動保人士商討解決之道

YouTube 影片


財政建設部門質詢第9組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102年5月3日
質詢對象:財政建設部門有關各單位
質詢議員:吳世正  楊實秋  林晉章  厲耿桂芳
  
請動物保護處嚴處長就備詢臺。
    今天我要談的題目,我自己有很深的感受,我身為臺北市民非常榮耀,我以臺北市民為榮,我知道臺北市有很多進步,包括捷運、計程車、公車,騎樓整平、機車退出騎樓,甚至巷道設置人行道、無線上網、還有河濱公園建設、自行車道、微笑單車,還有市區露營場及商圈建設等等。坦白講,本席要談的與動保處有關係,市區流浪犬貓減少了,這些都是可以看的成果,我自己都覺得身為臺北市民真的很光榮,但是還是有值得改善之處。
如同剛才提到的市場與商場,商品排列整齊就是美,不能只當濫好人,明明有明確的規範,可是大家都當濫好人,譬如影響公共安全的地方也不能當濫好人。
還有就是商圈或商場也一樣,商家設置的雨遮都從騎樓或店門口到處延伸出來,如果發生火災,雨遮就是點火的地方,有公共安全之虞的地方就不能當濫好人。
我最近在某天早上開車到林口,在進入林口市區外圍的郊區,大概是上午7點多,如果在臺北市上午7點多交通已經很繁忙了,但是在林口郊區的大馬路上,我坐在車上看到差不多有十幾條野狗或流浪犬。當時我心裡就在想,旁邊就是人行道,雖然沒有行人在走,如果我是那位走路的人,我看到那十幾隻流浪狗,萬一牠們來咬我的時候怎麼辦?幸好我坐在車上,我不怕牠們的攻擊,當時我就有一個感想,我想城市如果在街道上還可以看到流浪犬,就是該城市落後的象徵。處長,你同不同意?

動物保護處嚴處長一峯:
    同意。

林議員晉章:
    反過來講,那個城市看不到流浪犬,就是該城市進步的象徵。處長,你同不同意?

嚴處長一峯:
    同意。

林議員晉章:
    除了剛才我講的這兩句話,城市內如果看得到流浪犬,就是該城市落後的象徵,如果沒有看到流浪犬,基本上,就是該城市進步的象徵,所以我以身為臺北市民為榮,因為臺北市街道車輛太多了,我想流浪犬要存活也不太容易,臺北市現在大概已經看不到流浪犬。但是很遺憾,我們在山區或河濱公園內的野狗還是非常多,對不對?

嚴處長一峯:
    是

林議員晉章:
    我們再來看看,一個城市如果完全看不到寵物、犬隻也不進步,但是我們城市裡面看到的犬隻都是由人帶著走,或是抱著走,我認為這也是城市進步的象徵。

嚴處長一峯:
    對。

林議員晉章:
    如果城市看到狗到處跑就是落後的象徵,有一位我在美國朋友的女兒,你知不知道他以做什麼為業嗎?處長,我已經跟你講過,你應該知道。

嚴處長一峯:
    她是一位溜狗者。

林議員晉章:
    對,她是一位溜狗者,生意好得很,這家狗主人因為要上班,狗需要出去溜一下,每天要溜1小時,我這位朋友的女兒,就拿著他家鑰匙,時間到了就去把狗帶出來溜1小時,隨手清狗便之後再送回去,再去附近另外一家把狗帶出來溜。因為她很清廉,狗主人不擔心家裡的東西會不見,一傳十、十傳百,她乾脆就把本業收起來,專門擔任溜狗者,慢慢也變成一種行業,一個進步的城市就是要達到這種地步。
    之前本席已經向局長與處長提到過,包括我與郝龍斌市長到美國紐約考察,市長都沒有感覺到,但是在他的報告中有提到,相關報告資料本席有提供給你們參考,對不對?

黃局長啟瑞:
    有。

林議員晉章:
    我說,一個城市進步的象徵,就是社區公園要設置一處小小的狗公園,提供附近的犬貓可以到裡面玩耍,不要用犬鍊綁著,讓牠可以到小公園裡面奔跑,主人就坐在旁邊,讓牠們可以自由活動又不會影響他人,這是城市進步的象徵。局長與處長,你們同不同意?

黃局長啟瑞:
    同意。

嚴處長一峯:
    同意。

林議員晉章:
    但是說真的,昨天議會有跨黨派議員,包括民進黨籍議員、國民黨籍議員都提出質詢,包括向處長提出質詢,大家都對臺北市,尤其是河濱公園內的流浪狗氾濫的問題提出質詢,結果本席看到嚴處長還跟民進黨籍議員講,「我1個月內提出對策」。請問這個問題本席已經講多久了,你們到現在還要再1個月後才出對策。你又跟國民黨籍議員講,議員講1年,你說1年做不到,後來說3年,可是我已經等不急了。局長與處長,我已經有一點不快與不耐了。

黃局長啟瑞:
    針對這部分,昨天處長並沒有把這部分講清楚,這部分,議員從1年多前就在關心也給我們非常多的指教。事實上,我們從今年開始有推動一項新的制度,就是分區責任制度。我們將動保處41位動保員分成6個責任區域,根據臺北市12個行政區位置,尤其是河濱公園這種重點區域,我們會放很多動保員在那邊。還有從現在開始實施捕抓流浪犬的部分,我們會分區進行,動保處每月會把檢討報告送上來,還有執行成果也會一併送上來。

林議員晉章:
    這項計畫執行多久了?

黃局長啟瑞:
    從3月份開始推動。

林議員晉章:
    成效出來了嗎?

黃局長啟瑞:
    初步成效與動物管制的通報量,依本月的通報量與去年同期來講,已經減少17%,因為剛推動,初步成果以有展現。

林議員晉章:
    今年3月才開始執行該計畫,是不是?

黃局長啟瑞:
    是。

林議員晉章:
    如果你們從3月份開始,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感受,我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沒有改進。

黃局長啟瑞:
    向議員報告,相關成果每季都會追蹤1次,到年底總成果會再進行檢討,如果特定區域沒有改善, …

林議員晉章:
    局長,你是可以讓他們競爭,問題是有沒有碰到什麼樣的困難?我覺得處長都不談困難的問題,昨天我聽完他的回答,我就想不讓處長回答,我要局長回答。但是今天我還是要讓處長回答一下,因為昨天我拋出這個題目的時候,我已經把我的不快與不耐講出來之後,動保處的華組長就到我的研究室,他有把他們受到的困難與委屈講給我聽,我聽過之後就在想,為什麼處長從來都不講出來?
    本來今天我想請華組長上臺幫處長講一下,但是他說,他不想要上臺講這些事情,既然他已經講出來了,今天我本來不想讓處長講的,因為華組長昨天幫你們做了一些說明,我今天想看看你講不講得出來,我認為你在敷衍議會。如果你們在執行上碰到那麼多困難,而局長知不知道他們的困難,有沒有針對他們碰到的困難加以解決?處長對於執行上的困難點都不講出來,然後在唬弄議會,說什麼1個月、1年、3年要解決,我已經等了十幾年了。處長,請你講看看執行上到底碰到什麼困難?

嚴處長一峯:
    其實都是生命的議題,很多動保團體認為我們捕抓之後12天就要給予安樂死… …

林議員晉章:
    現在有嗎?

嚴處長一峯:
    現在不是這麼一回事,現在已經延到三十幾天或四十以天,甚至認養率已經提升到六、七成,包括臺北市的動物之家未來的去處也要確定下來,何去何從,我們收容急需要有場地,同時對於未來安置的部分要與民間合作。

林議員晉章:
    局長,收容需要場地,動保處碰到困難,你就要想辦法幫他們解決才對,收容所的場地要如何解決?如果有困難就找財政局長,對不對?這些問題讓民眾讓生氣。包括市長都震怒,報紙都登載北市流浪狗囂張,郝龍斌下令處理,壞人讓他去當,客委會主委,前任的商業處長劉佳均都被野狗追而把手掌摔斷了,問題就在這個地方。

黃局長啟瑞:
    是。

林議員晉章:
    坦白講,今天處長才這樣講。局長,你明明知道他們有這些問題,但是你就拿不出對策來。

黃局長啟瑞:
    向議員報告,有關場地的部分,處長這2、3年都在尋找適合的收容場地。

林議員晉章:
    有沒有讓財政局長幫你們找?你們有沒有跟市長講?難道臺北市沒有辦法找出對策嗎?讓老百姓憤怒,我自己很喜歡到河濱公園騎腳踏車,我看到一群野狗,我就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臺北市民居住在臺北市,我要到山區的機會比較少,臺北市政府號稱101公里的河濱自行車道,結果我們到那裡去騎腳踏車卻要被野狗追。

嚴處長一峯:
    因為我們要找到合適的土地確實有相當的困難度,重點就是鄰避效應,鄰避效應又有刻板的印象,我現在正在努力。

林議員晉章:
    就是河濱公園,河濱公園到處都是野狗,這些愛狗媽媽就在那邊餵狗,剛才局長提到有辦法去抓狗,我可以告訴你,處長已經抓多久了,他都抓不到,你再給他們分區責任制,還是有人家會跟你們抵抗,你們用競賽的方式處理就能解決野狗的問題嗎?
    我在想是不是大家各讓一步,今天我們在河濱公園騎腳踏車,一定是靠著河邊騎腳踏車,自行車道外圍還是有一些空間,其實這些野狗都是在腳踏車道的外圍,就是靠堤防外的這個地方在活動,到處都有。我就在想,與其到處都有,乾脆就劃定一個區域,用網子圍起來,防汛期或颱風來的時候就將網子放下,讓所有的野狗到裡面去,愛狗人士就到裡面去餵食。
    如果我們到河濱公園隨時都要提防被野狗追或咬,我們寧可犧牲這麼一塊區域,他們想要多大的範圍就給多大的範圍,今天我只是希望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你們也不要用安樂死,他們對你們的安置也不滿意。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希望能夠讓我不要再有恐懼,讓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讓我到河濱公園騎腳踏車或運動的時候,不要再保持著恐懼的心理,你們什麼時候可以做到這一點?

嚴處長一峯:
    我們會儘快與保護動物人士及愛心媽媽對話,我們期望能夠在1個月內能夠提出對策。

林議員晉章:
    我要看到成果,但是他們的訴求我也支持。

嚴處長一峯:
    我們會與他們一起來互動。

林議員晉章:
    他們的歧見有很多,我就是沒有看到你們有去做溝通的橋樑,我要的是成果,請你們要努力去溝通協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