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資訊‎ > ‎九十一年度‎ > ‎

[民政]捨我其誰以竟革命

張貼者:2011年1月31日 下午11:00林晉章   [ 已更新 2011年1月31日 下午11:01 ]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捨我其誰以竟革命

黨員先進勛鑒: 

 今天是 國父一百三十六歲冥誕,晉章胸中不覺澎湃。當初若非 國父堅持國民革命,歷經十次革命失敗而不撓,怎會有吾輩今日安康之生活?最近,晉章行經議會,都不禁繞到 國父紀念館,瞻仰 國父遺像,讓自己的心神迴盪在肅然之中;踱步於中山碑林,讓思緒浸淫在悲壯的氛圍裡。在這裡,我常陷入沉思,究竟是何等的靈魂、何等的胸懷、又是何等的意志,抱持何等的理想,才能捨身取義,奮身於革命行列?在九十餘年後的今天,吾輩究竟有多少人能體會其神髓。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古之名訓,歷久不爽。國民黨退守台灣,執政五十載。半世紀的獨尊,前三十多載於外有中共逼視,於內則因領導正確,尚能維繫國民黨所傳承之革命榮光,戮力改革;後十餘載,則因長年執政,心態老大,貪圖小私小我、目下的享受於一時,當時革命先烈拋頭顱、灑熱血之神聖情操, 國父無私無我但求大同之宗教胸懷,於今早已灰飛煙滅。終致兩千年總統大選政權易手,淪為在野。 

 敗選之際,李前主席遜位,全黨旋即於 國父紀念館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是日,冷凝的空氣中,竟然飄盪著漸被淡忘的 國父紀念歌,其每個音符都宛若當頭之棒喝,瞬間,二千餘位黨代表,莫不淚眼潸潸,彷彿大夢春秋,突然醒悟。不過半世紀的執政,且只台灣一島,竟讓吾輩遺忘當初 國父所追求者,為全中國之自由民主,乃至世界大同。原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革命絕非一蹴可幾,亦非一日可成。從十次革命失敗、袁世凱稱帝、南北割據、日本侵華、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國民黨每每從挫敗中奮起,靠的就是革命意志。目前,全中國絕大多數的土地與人民,都未能品嚐民主果實之豐美;而台灣的經濟景況,又陷入前所未有之低潮。 

 無疑地,目前全球華人不論是經濟還是民主境況,都亟需改變。於是,晉章以為,現在該是我們喚醒革命意志的時候了! 

 觀夫全球華人政權,台灣地位最為特殊。香港、新加坡在華語與英語使用的整體成績,皆以台灣居首;復加上台灣優越的地理條件,從地緣政治和經濟的角色而言,若要作為全球華人的經濟中心與民主堡壘,捨台灣其誰?但如今,台灣對外的現狀猶不能完全自主,仍如風中之葉,故此現狀需要改變,必需提升國際地位,維持國際政經地位於不墜,方能承此重任。而檢視台灣島內,放眼目前台灣各政黨,泛綠陣營企圖獨立之心自不待言;能繼國父之志而以全球華人為考量者,非國民黨不做他黨想。 

 有目標,意志斯有明確可循之方向。就長期目標而言,國民黨要追求的,絕非僅僅重返執政,而是回到當初革命的初衷,甚至企圖貢獻於世界之和平。 

 但,台灣要走出去,常橫梗於中共,於是,現階段晉章建議中國國民黨可建立下列目標,可不激怒於中共,而又能達成目標: 1、打造台北市為世界地球國首都,維持台灣在世界上不墜的政經地位; 2、建立台灣為世界華人民主堡壘與經濟中心----催化大陸走向民主; 3、推動法制建設,提升台灣全球競爭力。 

 所謂的「世界地球國」之包容性思維,乃不同於聯合國之排他性邏輯,即是允許地球上所有族群,皆可在此論壇中,參與個別與全球性議題之討論,企圖弭除族群因逼壓而生的衝突。然世界地球國雖有異於世界大同,但仍可積極貢獻。 

 革命是一條漫漫長路,逆流隨時伺機而動,吾輩不可喪失憂患意識。 國民黨建黨之時所參與者,莫不是熱血奔騰的青年人,且加入者日增,實因國民黨的歷史榮光與革命性格,然今日為何不存?團結以致力格新,先喚回流失之黨員同志,再求新輩同志之加入,乃吾輩不可推諉之責任。 

 晉章每思及革命先進之悲壯烈行,莫不油然生起思齊之感,若生於彼時,無疑地,晉章定當投身革命;就如同入黨的三十五年裡,晉章一直扮演一位忠貞改革者的角色。不為什麼,沒有理由,就只是體內革命基因不斷召喚我的意志與行為,總不滿於現狀,總試著找出問題所在,總用盡各種方法努力,並試圖給出解決方案。日前,晉章特上書連戰主席,即是革命熱血澎湃有以致之,盼能國民黨能致力改革,以恢復過往榮光。在 國父誕辰的日子裡,晉章敬獻一書,就教於各位黨員先進同志, 不分彼此,盼能會聚眾心,以成城之革命意志,再創國民黨另一頁輝煌歷史,以續當年 國父未竟之志。 

耑此 敬頌 

大安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兼台北市議員 林晉章 敬上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