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資訊‎ > ‎九十一年度‎ > ‎

[民政]給陳總統的一封信

張貼者:2011年1月31日 下午10:47林晉章
陳總統鈞鑒:

 您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對台北市政的瞭解與投入,對台北這個城市應該存有特殊的感情,台北市的未來,相信您也一定特別關心。 

 如今,您貴為中華民國的總統,對於國家民生大計,社稷未來趨向,想必特別費心。日前總統夫人訪美之時,重申台灣進入聯合國的想望。見她如此瘦弱的身軀,還要如此奔波,晉章見了尤憐,相信總統先生也會不捨。在媒體上,見您如此憐愛夫人,對於夫人的這個願望,想必您一定很想助她達成。 

 然而,加入聯合國,首先必須面對的,就是來自中共的反對。以中共在聯合國的地位,想過安理會那關,幾乎不可能,那就更遑論大會了。 

 在總統先生操煩國事之際,晉章獻上一個不同的思考,提供您作參考。聯合國的會員資格如憲章第四條所規定,必需是State,至於是不是符合資格的認定,是國際現實所主導,非我方主觀願望即具足。加上中共在安理會和大會作梗,我們要加入,恐怕要等到中共政權轉成民主政體的一天。 

 作為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如今卻被排拒在外,全球一百九十三個國家,除了出世的梵帝崗教廷之外,我們是唯一還沒加入的國家。每想及此,晉章不免喟嘆再三。您應該也有同感吧!那我們何不轉個彎,試試其他可能。 

 世界的代議民主政體,國會以一院或兩院為主,那具全球性普世功能的代議政體,為何只有以國家作為會員資格的聯合國,而沒有其他族群主體,所構建的超國際組織與其互補?於是,晉章便有了「世界地球國」的構想。 

 所謂的世界地球國,就是以族群為主體,共組一個超國際的論壇,讓國家邊界下,被忽略的族群聲音,可以得到發聲的管道。台灣目前有四大族群,而族群議題也向來為您所關注。尤其您以弱勢權益捍衛者的形象為人所敬重,甚至還以丹諾律師自詡,相信對於族群的發聲,與權益的爭取,您一定會全力支持。然而,世界地球國的組成,在國際上有幾個需要突破的關鍵。首先,必須中共不從中作梗才行。相較於加入聯合國,中共會更能接受世界地球國。加入聯合國,在中共領導的思維中,等同於獨立,這是他們絕對不會接受的狀況。而世界地球國便避開了這個最敏感的議題,從族群切入,對台灣而言,既不自我矮化,又能遇到較小的阻撓,肯定比加入聯合國更可行。 

 另外,觀乎國際史,一個強盛中國的形成,向來是世界各強權所極力阻止的事。在國際縱橫,必須很務實地面對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各個大國避免中共坐大的戰略思考,就是降低中國的整合度。我們不昧於現實,也不屈於現實,可是又最務實的途徑,就是倡組世界地球國。目前,國內經濟情勢每況愈下,總統先生以拚經濟為施政要務。晉章以為,台灣經濟的困局在於兩岸關係,但要如何解套? 

 世界地球國可以緩和兩岸關係,尤其組成地球國後,台灣可以得到更多國際集體安全體系的保護,中共要以武力犯台,將付出更大的代價。而當台灣不再孤軍奮戰之後,即可省下至少數百億的國防經費,轉而挹注於國內經濟發展。如再加上以軍隊需求量大幅降低,役男數與役期的縮減,可讓國內許多優秀人力,提前投入於國家建設。如此以觀,組成世界地球國,實可為台灣經濟解套。 

 晉章以為,如果能將世界地球國總部設在台灣,對我們國際地位的提昇與國家安全,定能得到更大的保障;相信這也是總統先生所企盼達成的目標。目前,台灣各城市中,最有條件與世界接軌的,非台北市莫屬。身為台灣的首善之地,不僅基礎建設完備,市民品質也最具國際水準。於是,晉章便構想,把台北市打造為世界地球國的首都!紐約的聯合國總部,佔地不過六點五公頃,台北的關渡約有四百多公頃,約七十倍於該地,若將總部設在關渡,其周邊的土地,還可規劃成經貿園區,和商展中心。屆時將能提供各會員、世界各國、甚至跨國企業將總部設立於此,其效益不只是經濟上的,還相當於各國共同防禦台灣。無疑地,打造台北市為世界地球國首都,可以帶來的,將是更穩定的經濟發展環境。打造台北市為世界地球國的首都的構想,在市政質詢中,已得到馬英九市長的首肯,允諾連任後要組成籌劃工作小組,全力規劃。在地方上已有初步共識,希望在中央,也能開始籌劃相關事宜,讓中央和地方連成一線,為台灣的前途共同打拚。 

 晉章提出不同的思路,以突破我加入聯合國的困局,與經濟窘境,盼總統明鑑,早日以「打造台北市為世界地球國首都」,作為國家發展目標,並將之提昇為全民運動,讓整個台灣的能量,都投注於此。如此不僅可真正解決族群紛爭,更可為國家帶來可大可久的榮景,相信這也一定是總統先生的目標。思及總統夫人朐弱的身影,在美國聲嘶力竭地爭取加入聯合國之事,晉章心有不忍。值此聯合國日,晉章獻上此議,盼總統先生支持,讓總統夫人的心願早日達成,也讓台北早日與國際接軌?台灣尋得更穩定的政經環境,同時也讓台灣真正走出困局。 

台北市議員 林晉章 敬上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月二十四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