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資訊‎ > ‎八十五年度‎ > ‎

[工務]請陳市長不要為了保存日據時代的危橋而拿中山區中山橋附近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為賭注去保留中山橋,實應聽取專家意見,拆除中山舊橋。其若有保存價值一定要保存也請將該橋移置中山二號公園內。

張貼者:2011年2月7日 下午11:23林晉章
質詢日期: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三月六日 
質詢議員:林晉章 
質詢對象:陳市長水扁 
質詢題目:請陳市長不要為了保存日據時代的危橋而拿中山區中山橋附近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為賭注去保留中山橋,實應聽取專家意見,拆除中山舊橋。其若有保存價值一定要保存也請將該橋移置中山二號公園內。 
說  明:

一、政府是延續的,並不因換人換黨執政就否定過去政府的承諾。 

二、前市府時代,規劃「整治基隆河截彎取直計畫」時,中山區新喜、新福、新壽、新祿、新生、新庄、新民七個里於民國七十九年二月五日為顧及中山橋附近河道將成洩洪瓶頭,殃及人民之生命財產安全而建議市府應予以改善。 

三、經本席安排市府於七十九年七月卅日於議會與民眾溝通,仍無法說服民眾。 

四、經本席再安排市府於七十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假中山橋邊市立美術館由當時養工處長謝維采(現任任市府副秘書長)率相關人員向陳請之七個里(現合併為四個里)里民代表做簡報,會中民眾一再質疑基隆河截彎取直後之危險性,而養工處提出的簡報有四方—,經過其分析以拆除中山橋為最快省錢,防洪效果最大的方案,但與會民眾仍不放心,拆除中山橋可減除民眾因基隆河截彎取直的擔心,養工處仍應允另擇期邀民眾至水工模型試驗所參觀。 

五、經於七十九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十時由養工處謝處長安排帶領本席及民眾至台北縣「經濟部水質會試驗組水工試驗室」簡報並做水工模型試驗,分別以基隆河未截彎取直水流及截彎取直後水流試驗,明顯可以看到中山橋不拆除時二00年洪水頻率之洪水就將水淹堤防,造成中山橋附近同樣條件中山區市區之淹水,試驗時反覆試驗,若將中山橋拆除同樣條件可免水淹,以此來說服民眾稍微安心的同意市府的基隆河截彎取直。當時並告訴民眾基隆河截彎取直通水的條件,是拆除中山橋才可完全取直通水。區民為了配合市府整治基隆河重大建設,在雖不滿意但也只有勉強接受的離開水工模型試驗所。 

六、未料至八十三年中下旬中山二橋通車後,原本應拆中山舊橋再改建新橋案以內湖、大直地區無橋可通而暫緩拆除,後經市府規劃先再搭臨時便橋供內湖、大直地區出入之用,再拆中山舊橋改建新橋,再拆臨時便橋案,於八十四年六月一日防汛期案來來臨前應予完成中山舊橋之拆除,那知陳市長上任以保護古蹟為名下令緩拆中山舊橋,請工務局再重新評估中山橋不拆的替代方案,此一命令,委實讓中山區中山橋附近民眾大吃一驚,不得已於八十四年六月十日起一連三天在中山橋下舉辦祈福息災法會,並於六月十二日上午市民代表至市府請願至八十四年防汛期結束,幸好平安無事。 

七、吾等正慶幸在八十五年防汛期來臨前,市長針對其下令重估不拆中山舊橋的評估報告將可能重為下令拆除之時,未料陳市長於八十五年二月二十六日聽取專家、學者簡報後,仍下令保留中山舊橋,本席對陳市長此一決定特提出此緊急質詢,請市長重新考量專家學者之評估報告而能回心轉意下令拆除中山橋或中山橋若一定得保存,也可將中山舊橋移置中山二號公園內以為紀念,而保市民安全。本席願就下列諸點予以闡述本席理由: (1)專家學者經過市長要求就不拆除中山舊橋再評估,渠等仍建議市府:拆除改建將可確保基隆河防洪安全,倘不拆除,則需完善的水工配合措施。其一為在二案堤防平均加高二點一公尺,部份堤防及橋樑均需拆除重建,所需費用106億元。其二為開闢圓山分洪道及設置欄污設施,經費高達二十五億元且工期長達三年時間,且施工時需採明挖方式,將對附近交通、景觀及建築造成嚴重衝擊,欄污設施也會造成河川水位的壅高,技術層面上仍需審慎考量。其三是加設臨時或活動檔水牆及設置欄屋污設施,其中大直及松山堤防需拆重建,本席需強調這些替代方案,早在七十九年時就應已有提出考量過,如何在最快、最經濟、最有效上達到效果,當時就明確告訴居民拆除中山舊橋最有效。本席不知花了106億或25億,兒而民眾還得擔心至少三年的時間洪水會來,更何況當時是基隆河尚未截彎取直還可慢慢做,而今基隆河已截彎取直,新河道(大截彎)也已通水,實在也沒有時間再等三年,除非讓基隆河水再走舊河道。 (2)陳市長及發展局長、民政局長、文獻會主委口口聲聲保護古蹟,事實上至今內政部也未通過予以認列古蹟,反例在中山橋旁之圓山貝塚已被評為一等古蹟,本席倒真擔心,萬一在花了上百億元保留不是古蹟的中山舊橋,萬一來個200年洪水頻率的洪水,那古蹟一去不回,維護古蹟人士又將如何去交代。 (3)再依市府內部針對中山舊橋檢測結果已將其評為危橋,其就橋台、橋墩、上部結構、基礎、支及伸縮縫、公共設施等整體評估其損壞指標高達694615,評語為橋體損壞嚴重,進入高階評估。一座危橋卻可讓市長甘願冒著洪水及橋體的危險而予以保留,委實不可思議,陳市長難道是專家?一個人的意見就可推翻所有專家的看法?本席及市民等對市長此種不信任專家的人治色彩,既擔心又痛恨。 (4)如前所述市府要花106或25億元,花至少三年時間來保障一座其自評為危險且可能損及圓山貝塚一級古蹟之決定,其他安全若不論,單就市府財政問題而言,就有非常多數不完的建設及支出等待市府去支應,而今卻執意要在中山橋上冒著洪水危險而去花費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的經費,值得嗎?划算嗎? 

八、縱上,市府為達成基隆河截彎取直,向中山區中山橋附近民眾承諾拆除中山舊橋,以維安全,換取市民對基隆河截彎取直的不予反對於先,如今在基隆河截彎取直通水後,陳市長卻一反承諾執意花數十、百億元,至少三年以上時間來保留中山危橋,實屬不當,本席要向陳市長表達最大的抗議,抗議陳市長草菅人命,因為萬一事發,也不是陳市長辭職下台可以謝罪,特請陳市長三思。
Comments